谁使美国全球霸权受到侵蚀?是中国吗?-热点资讯门户


首页>>军事>>谁使美国全球霸权受到侵蚀?是中国吗?回复

谁使美国全球霸权受到侵蚀?是中国吗?

看(953545) 稻谷新闻综合 时间:2019/06/24 09:54:22
A+.A-
图片
6月24日消息: [文/法里德·扎卡里亚]美利坚的全球霸权已经崩塌,具体时间就在过去两年里的某一刻。美利坚合众国曾经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那是短暂的、令人陶醉的30年。
在这段历史里发生了两个标志性的事件,它们在某种意义上都可以被看成是一种崩塌:1989年柏林墙的倒塌,美利坚超级大国时代便是从那一刻开始的;2003年伊拉克的分崩离析,美利坚超级大国时代从那一刻开始逐渐走向终结。
美国在全世界范围内失去自己的卓越地位是外部因素导致的吗?还是说这一结果是华盛顿自己的不良心态和糟糕政策造成的呢?这是一个可供历史学家们在未来详细讨论的话题。然而此时此刻,我想我们应该可以对这一现象进行一些初步的分析。
《华盛顿邮报》专栏作者法里德·扎卡里亚在美国《外交事务》杂志2019年7-8月号刊发评论文章:《美利坚力量的自我毁灭》
正如许多事物的消亡一样,美国超级大国地位的消亡也是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对于一个已经累积了如此庞大实力的国家来说,在国际体系中一定存在着与其相对立的某种深刻的结构性力量。
很多人也许已经注意到,第一次坐上超级大国宝座的美国对于手中的霸权并没有形成正确的认识,华盛顿滥用了自己的力量。在这一过程中,它不但失去了盟友,而且还鼓舞了敌人的士气。
如今美国进入了特朗普时代,这个国家似乎已经对那些使自己在过去四分之三个世纪里令全世界景仰的理想和目标失去了兴趣,或者也可以说,失去了信仰。
新星的诞生
美国在冷战结束后获得了世界霸权,美国成为了自罗马帝国时代以来人类从未经验过的一支全球性力量。一些文章喜欢将“美国世纪”(the American century)的起始点设定在1945年,《时代》周刊共同创办人亨利·卢斯(Henry Luce)1941年第一次使用了这一表述。
不过,二战后时代与冷战后时代,两者之间还是存在着巨大差异的。1945年以后,在世界上的大片地区,英国和法国仍然保留着自己的帝国遗产,这两个国家仍然在很多地区发挥着巨大的影响力。二战后不久,苏联便以美国的超级对手的身份登上了历史舞台,这个国家开始在地球的每一个角落与美国争夺影响力。
还记得人们对“三个世界”的划分吗?美国和西欧是第一世界,共产主义国家是第二世界,其他国家则被划入第三世界,那些国家都面临着在美苏之间站队的选择。从波兰到中国,这个世界上的大部分人口当时并没有感受到自己生活在“美国世纪”。
美国在冷战结束后成为了唯一的超级大国,然而美国的这种优势地位在当时并未被人们清晰地感知到。2002年,我曾在《纽约客》杂志的一篇文章中指出:大多数国际体系的参与者并没有及时注意到美国已经在冷战后取得世界主导地位的现实。
1990年,时任英国首相撒切尔认为,世界正在分裂为被美元、日元和德国马克统治的三个阵营;基辛格在其1994年出版的名著《大外交》(Diplomacy)一书中则预测多极化时代即将到来。
当然,在美国国内你也很难感受到很明显的乐观情绪。1992年,正在举行总统大选的美国给人留下了一种虚弱和疲惫的印象。“冷战结束了,日本和德国才是最终的胜利者”,当时民主党颇有希望获胜的候选人保罗·桑格斯(Paul Tsongas)曾到处宣扬这样的观点。而美国的亚太事务专家们早在那时便已经开始提出“太平洋世纪”(the Pacific century)的概念了。
不过,例外也是有的。颇具保守色彩的评论家查尔斯·克劳萨默(Charles Krauthammer)1990年在《外交事务》杂志发表了一篇很有前瞻性的文章《单极时刻》(The Unipolar Moment)。正如此文标题所揭示的,文章作者对情况的乐观判断还是被“时刻”这个概念局限住了。“单极时刻将是短暂的”,查尔斯·克劳萨默在《华盛顿邮报》的一篇专栏文章中指出,德国和日本这两个正在崛起的“地区性超级大国”将很快在美国设定的框架之外寻求自己独立的外交政策。
一些决策者很愿意送走“单极时刻”,他们相信那是很快就会发生的现实。1991年,巴尔干半岛陷入了战火。时任欧盟理事会主席雅克·普斯(Jacques Poos)宣称:“欧洲有所作为的时刻到了……如果欧洲人只能解决一个问题,那么它一定是南斯拉夫问题。南斯拉夫是一个欧洲国家,那里的问题不应该由美国人来插手”。然而事实证明,只有美国具备进行有效干预并成功处理危机的综合实力和影响力。
另一个类似的事件发生在上世纪90年代末,当时经济危机使东亚经济完全失控,只有美国展现出了稳定全球金融体系的能力。美国为受到冲击最严重的亚洲国家筹集了1200亿美元国际紧急财政援助资金,并让那些国家平安度过了危机。《时代》周刊把美国财政部长罗伯特·鲁宾(Robert Rubin)、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和财政部副部长劳伦斯·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作为封面人物放在一起并为文章冠以《拯救世界三人组》的标题。
走上下坡路
美国在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确立自己在世界上的主导地位,这一趋势当时并没有引发太多人的关注;90年代末,那些有潜力削弱美国地位的力量也逐渐崛起,而那时人们已经开始把美国视为一个“不可或缺的国家”和“全球唯一的超级大国”。
在那些有潜力削弱美国地位的国家中,如今人们首先会想到的便是中国。在今天看来,我们很容易得出“北京是华盛顿唯一真正意义上的对手”的结论,然而在四分之一个世纪前,历史的轮廓并没有今天这样清晰。中国的快速发展早在80年代就已经开始了,不过这个国家的起点非常低。人们当时认为一个贫穷国家的快速增长是很难持久的,而且人们从中国80年代的历史中得出结论:将列宁主义和资本主义结合在一起的社会是十分脆弱的。
然而中国的崛起势头一直持续到今天,中国已经成为一个有能力和意图与美国平起平坐的国家。至于俄罗斯,这个国家在上世纪90年代初还十分虚弱、沉寂,如今它已经变身为一股复仇的力量、一个颇具智慧和实力的搅局者。
在美国构建的国际体系之外已经出现了两个强大的全球性玩家,因此我们完全可以说,这个世界已经进入了后美国时代。今天的美国仍然是这个星球上最具实力的国家,然而这个星球上存在着很多全球性和地区性强国,他们有能力与美国对立而且也的确十分频繁地表现出与美国对立的态度。
在美国霸权衰落的过程中,911事件以及伊斯兰恐怖主义势力的崛起不仅使美国本土受到了攻击,它们实际上扮演了双重角色。最初,911恐怖袭击事件似乎使华盛顿深受震动并促使其动员起手中大批力量。2001年,GDP规模比排在后面5个国家之和还要大的美国决定增加500亿美元国防开支,仅这个增加的数目就已经比英国全年的国防预算还要多了。当华盛顿决定对阿富汗进行干预的时候,甚至俄罗斯也表达了支持。而两年之后,虽然面临不少反对声音,可美国仍然能在入侵伊拉克之前组织起一个强大的国际联盟。
在本世纪最初的几年里,美国以自身意志行事的心态发展到了顶点——虽然其他国家并不愿表达支持甚至有些国家十分反对,可美国还是执意要让阿富汗和伊拉克这两个数千英里之外与己无关的国家改天换地。
对美国来说,伊拉克战争是一个关键的转折点。虽然其他国家都对入侵伊拉克顾虑重重,但美国还是发动了这场并不十分必要的战争。美国曾试图获得联合国的授权,然而当发现这几乎没有可能时,美国干脆绕开了联合国。
当时的美国领导人完全忽视了“鲍威尔原则”(1993年,时任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鲍威尔在《外交》杂志上发表《美国军队——今后的挑战》一文,列举了美国决策者在发动战争之前应该对自己提出的几个问题:关键的国家安全利益是否已经受到威胁?美国是否具有明确而现实的战争目标?美国是否充分并坦率地分析了战争的风险和代价?是否其他所有非暴力手段都宣告无效?美国政府是否获得了美国人民的支持?美国的战争行为是否能获得广泛的国际支持?上述内容后来被称为“鲍威尔原则”——观察者网注)的存在,他们并没有在发动伊拉克战争前问自己如果不发动这场战争美国的核心利益是否会受到损害,他们更不具备赢得战争的完全把握。
小布什政府认为,对伊拉克实施占领并不需要太多军队,伊拉克并不是一块太难啃的骨头。而根据当时的说法,伊拉克自会承担美军行动的一切成本。当美军进入巴格达后,华盛顿决定彻底摧毁伊拉克政府,伊拉克军队遭解散,政府官员遭清洗,伊拉克社会很快就陷入了混乱,武装暴动的引信被点燃了。对美国来说,也许上述任何一个错误所带来的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然而当所有这一切一起发生的时候,代价高昂的伊拉克战争便注定会以失败收场。
911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后,华盛顿深受一些重大决策的负面影响的困扰,那些决策都是陷入恐惧的华盛顿在非常仓促的情况下做出的。美国觉得自己到了生死关头。入侵伊拉克、在国土安全领域投入数目无法公开的巨资、对犯人严刑拷打……美国政府认为,为了实现保障国家安全的目的可以使用任何手段。
在世界上其他国家看来,美国所经历的恐怖主义在很多国家那里不过是持续多年的常态,而美国却像一头受伤的狮子,不断破坏国际规则和自己的国际联盟体系。在小布什政府的最初两年里,这位总统比此前任何一位美国总统破坏的国际协议都要多(小布什的这个记录毫无疑问已经被今天的唐纳德·特朗普打破了)。在小布什政府时期,美国在国外的所作所为在道德层面和政治层面破坏了美国的公信力,诸如加拿大和法国这样的长期盟友在一些基本原则、道德标准和对外政策方面都与美国发生了分歧。
美国的目标
下一页
(责任编辑:admin)

回复列表(0):

加载下一页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