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至死》:我们终将毁于我们热爱的东西-热点资讯门户


首页>>推荐>>《娱乐至死》:我们终将毁于我们热爱的东西回复

《娱乐至死》:我们终将毁于我们热爱的东西

看(953300) 稻谷新闻综合 时间:2019/07/09 11:40:30
A+.A-
图片
7月9日消息:简而言之,奥威尔担心我们憎恨的东西会毁掉我们,而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将毁于我们热爱的东西。
文/余大满
在我四年大学生涯里,专业课老师向我们推荐了不少与专业有关的书籍,很多都被我们束之高阁,而唯独这本尼尔·波兹曼的《娱乐至死》被我们不少人购买阅读,甚至成了考研复试的必杀器。我们现在的诱惑很多,我们可以沉迷于追剧来度过一个周末,我们可以刷抖音而荒废一个下午,我们甚至可以打游戏而耗尽一个通宵。这些都是娱乐,这些都是我们很多人所热爱的事情,这些都能让我们感到身心愉悦,我们这里花费了大量时间,我们自以为获得了很多,却为此失去了最为重要的东西,那就是独立思考的能力。尼尔·波兹曼的这本《娱乐至死》诞生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讲述了电视文化的兴起,对于人们生活的影响。他认为:娱乐是电视上所有话语的超意识形态。不管是什么内容,也不管采取什么视角,电视上的一切都是为了给我们提供娱乐。
这本《娱乐至死》诞生在上个世纪三十多年过去了,波兹曼笔下的电视文化依旧存在。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在电视上,话语是通过视觉形象进行的,也就是说,电视上会话的表现形式是形象而不是语言。诚然,我们观看电视节目的时候,很少能记住屏幕里面的对话和旁白,往往对画面却能记忆犹新。我们总是能记住自己最容易记住的东西。“媒介的形式偏好某些特殊的内容,从而能最终控制文化。”如果尼尔·波兹曼活到现在,那么他一定对他笔下的东西会有更加深刻的研究和体验。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各种媒介承载着各式各样的内容,充斥着我们的生活。从数年前的微博、微信,到现在如日中天的今日头条和抖音,我们无时不刻地被各式各样的移动媒介所影响。他们影响着我们获取知识信息的方式,也同样影响我们思考问题的能力。愈来愈碎片化的信息,覆盖着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我们如此深受这些信息的影响,我们又如此依赖产生这些信息的媒介。我们沉迷于其中,深深不能自拔,因为这是我们看起来最为热爱的事物。
我们沉迷于其中,深深不能自拔在《娱乐至死》中,尼尔·波兹曼提到了两本书。一个是奥威尔的《一九八四》、一个是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在这两本书中营造了两种完全不一样的未来世界,一个是强权下通过恐怖措施来控制人们自由,一个是通过快乐的驯服来消磨人们的思想。简而言之,奥威尔担心我们憎恨的东西会毁掉我们,而赫胥黎担心的是,我们将毁于我们热爱的东西。不管是哪一种方式,都是对未来人们思想的控制和驯化,在未来我们都将失去独立思考的能力和可能。而在这本《娱乐至死》中,尼尔·波兹曼相信未来更会朝着赫胥黎式的方向发展,我们渐渐会沉迷于自己所热爱的事物中。毁灭我们的不再是我们所憎恨的事物,而是恰恰是我们热爱的东西。随着时间的推移,波兹曼笔下的担忧,在某种程度上渐渐成为了一种现实。对于现在的我们更应该作为一种警醒。与电视相比,移动互联下的媒介更加丰富,他们所产生的内容也更加多彩。媒介即隐喻,现如今的媒介让信息更加碎片化,让知识传播更加不成体系,我们在轻松愉悦中获得了信息,然后最终将一无所获。这是一种对现实媒介环境的担忧,我相信这样的担忧并不是没有道理的,我觉得每一个都应该有所警觉,而不应该沉迷于其中。
我们都应该有所警觉而不是沉迷其中我曾经看过一篇对《娱乐至死》批判的文章,文章认为现实的移动互联环境提供了大量可供学习的信息,人们能够通过抖音、今日头条等媒介学习到十分实用的工作和生活技能,对于人生有更多益处。我相信作者的所提供事实,现在的媒介环境给了人们越来越多学习的机会和信息,但是正因为这么多的信息也让人们失去了太多时间,失去了太多独立思考的机会。人们习惯于接收太多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信息,反而失去了对信息接收和消化的能力。我们需要信息,我们需要文化,当然我们更需要对信息的把握和甄别能力,我相信这才是最重要的。在这本书里,作者不止一次地强调了印刷时代对公众思想的影响。正如马克思所强调的那样:印刷机不仅是一种机器,更是话语的一种结构,它排除或选择某些类型的内容,然后不可避免地选择某一类型的受众。在印刷术统治下的文化中,人们能够有时间和条件构建自己的话语体系。书本一行一行、一页一页地把这个世界展示出来。在书本里,这个世界是严肃的,人们依据理性生活,通过富有逻辑的批评和其他方式不断地完善自己。无论世界多么喧嚣,我相信我们依旧不应该放弃读书、读书尤其是对纸质书的阅读,我们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对信息进行辨证和思考,我们不应该放弃本应该属于自己的阅读和思考能力。
波兹曼的焦虑就是我们现实的一面镜子我承认电视文化和移动互联给我们带来信息的冲击,以及这种冲击所能让我们感受到的轻松和愉悦,但我更相信快乐的背后是一种焦虑,焦虑无法思考,焦虑无法建立真正的知识体系。我们一遍遍地体验知识付费所带来的“充实感”,一遍遍地又获得新的焦虑。我们从轻松娱乐中获得信息,又在焦虑中失去知识。这就是一个娱乐至死的年代,我们获得信息却失去思考。我相信波兹曼的焦虑就是我们现实的一面镜子。在这个年代中,保持清醒的头脑和独立思想也许不是那么容易,但是我想也不会那么难。
(责任编辑:admin)

回复列表(0):

加载下一页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