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薇的修行 独家专访-热点资讯门户


首页>>独家>>赵薇的修行 独家专访回复

赵薇的修行 独家专访

看(953180) 稻谷新闻综合 时间:2019/07/28 13:04:18
A+.A-
图片
7月28日消息:那是个周六,北京的春天弥散着柳絮和雾霾,赵薇匆匆走进望京一座写字楼的十九层,她一身休闲装扮,浅棕长发披肩,没戴帽子,低着头看手机。
下午一点半,她即将开始一场访问;一部电影需要她定妆;另一个项目的工作人员已经在办公室等候,她需要和这个团队商讨相关事宜。如今,赵薇深度参与影视行业,她不只是演员,也是制片人、导演、监制。
再早两天,她出席了2019年“中法文化之春”发布会,并担任本届宣传大使;她还以品牌代言人的身份出现在Burberry的一场开幕酒会上,妆容精致,仍旧是那双辨识度极高的眼眸。
这三年,赵薇在电影上没有产出,有些网友对身处舆论中心的她流露的善意少之又少,与此相反,另一个视角的赵薇,活跃在各种场合,淡定从容,有几分她先前追求的“无人之境”的意味。
小时候,赵薇一直希望自己能成为独立的人,一个不依赖任何人可以独立存在的个体。如今,她如愿成为这样的人,这是她为自己贴的标签。外界也赋予她很多标签,而这些或荣耀或暗淡的标签,或许还需假以时日,才能明晰一二。
《金刚经》
凌晨三点刚过,赵薇发了一条朋友圈:“好久没有这么早起床工作了。”
三年没有电影作品的赵薇今年有两部电影和一部电视剧同时进行,此外,她作为总导演负责的央视扶贫纪录电影《星光》也会在年内上映。赵薇用“忙碌”概括当下的状态。
关于自己,赵薇的表达欲并不强。谈到去年出演话剧《求证》,她很笼统地概括那次演出的感受,“不容易”;想了解她做事的驱动力,赵薇的第一反应是反问,“不做事做什么呢?”
赵薇从业26年,拍了28部电影,14部电视剧,导过2部电影。她觉得自己是个能做事情的人,能“做成”一件事。《还珠格格》给了她这样的自信,让她近乎不存在自我选择便走上演员这条路。
赵薇的起点高,还没来得及包装就红了。《还珠格格2》的全国平均收视率突破了54%,换句话讲,全国有一半以上的电视观众都在看同一部电视剧。
工作室进门的书架上,摆放着几摞历年有关赵薇的杂志,这些文字记录着一个女明星在娱乐圈的资历和地位。
书架上还存放着几大摞金灿灿的手抄经书,最上面是一本小楷《金刚经》,整整齐齐,格外惹眼。某些无解的问题,赵薇依赖哲学或宗教。事实上,对一个十七岁的少女而言,一脚踏入不知深浅的名利场,注定是当事人的磨炼和修行。赵薇不止一次说,中国的女演员这么多,比她过得动荡而复杂的却没几个。
当然,这种动荡与个人选择息息相关。赵薇的童年过得肆意幸福,但世界广袤诱人,她总想着几时能离开家;从谢晋明星学校毕业后很快演了主角,她转而选择继续念书;一部琼瑶剧让赵薇的人气一时无人企及,她决定暂别荧屏,转战电影。
她渴望在业内得到认可,走了一段“曲高和寡”的日子。她说,“人就是缺什么想要什么。”
赵薇将这些决定笼统地归结为“叛逆”。在“叛逆”中,她完成人生的一次次转场。
动荡的人生流露出她性格中横冲直撞的一面。潘虹说,赵薇是个“可时时为她喝彩的女孩”,但“太没心没肺”。这种性格在她长大之后并无大变:飞了十几个小时到达目的地才发现签证过期,再坐十几个小时飞回去办签证;登机口给粉丝的登机牌签名,顺手把自己的登机牌也送了出去;和粉丝互动要来场唱歌比赛,下次就成了厨艺大赛。
她自述言行过于直接,好在道歉也来得很快,因此尚不至于让人疏离。
一夜成名并不是赵薇成长的全部。毁誉汹涌而来,它可加诸王冠,也可将人钉于十字架上。几次坎坷,或沉默,或对抗,赵薇算是熬了过来,她总结了四个字,“能忍则安”。
朋友与酒
赵薇去台湾时,拜会恩师琼瑶,与之相识二十余年,她钦佩她,“健康,强大,传奇”。
名利对赵薇而言唾手可得,这让她的生存法则保留了一份天真,待人的善意多于戒备。音乐人姚谦形容赵薇的“没有戒心”,是今天和她认识,明天就一起去旅行,她甚至会给你自家的房门钥匙。
赵薇为人豪爽,仗义。一款社交软件曾邀请众明星合力推广,赵薇便是其中一员。双方定下君子之约,粉丝破百万,对方通过公益基金项目捐百万。近400天,赵薇的粉丝终于过百万,她用这笔钱为白血病人治病。
赵薇将一蔬一木、一餐一饮曝光于这个社区,有时一天更新三条,使用频率在众明星中寥寥无几。又过了两年,人皆散去,但赵薇还会分享她偶然看到的一幕夕阳,一本书。
与赵薇有着忘年交的许鞍华说,“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有那些新闻,我只知她是一个很好的人。”
关于赵薇的为人,曾供职国家广电总局的导演江平也曾讲过不少故事。在他眼中,赵薇就是个“傻丫头”。
浸淫社会二十多年,她有足够资本展现她的强者一面,然而她少有“侵略性”。许鞍华说她不自恋。这让她收获很多友谊。她颇为抽象地形容交朋友讲究“有缘则合”,“好的朋友就是你的家人,离家之后,家人不在身边,就是靠朋友,都是能交心的。”
赵薇好酒,但从不独饮,只和朋友喝。外出聚会时,她总带着自己的红酒;拍戏人多,她一次运100箱到剧组,放在制片房间,谁喝就去拿几瓶,很多人就此成为赵薇红酒的粉丝。
明星投资红酒多是玩票性质的,但自2011年始,赵薇陆续收购梦陇酒庄、拉薇酒庄、赛雅克酒庄,近期梦陇酒庄旗舰店的主播直播时透露,赵薇再入一处新酒庄,目前赵薇共有四处葡萄酒庄园,是名副其实的红酒行家。
赵薇在一次综艺节目中坦露,喝酒的习惯始于姜文的一句话,“不会喝酒的演员不是好演员。”她还记得姜文说话的态度很认真,“加上我年幼无知吧,后来发现有一定的道理,平时会拘着呀,放不开,喝了酒,酒壮怂人胆,发现自己还能这样啊。”
饭局上,她得体地照顾桌上的每个人。身边的人感受过赵薇的周全,“招呼你吃,就要塞到你碗里,或者要喂你吃。”工作人员说,与一个人的相处能让你感到舒服,是因为他比你情商高。赵薇正是如此。
时间会将一个人定型,打磨出她的底色。出道几年后,赵薇经历过一些风浪,在动荡中摸爬,长了记性,她曾说,“我不爱吃苹果,但别人给了我一个苹果,我可能会煮着吃,或者炸着吃,总之一定会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方式接受它。”
她大概早已忘记这句听上去略感无奈的表态。很多如今看来或高调、或浮夸、或棱角分明的言谈,已经被她渐次淡忘——赵薇还是那个赵薇,言行大大咧咧,与人往来少有戒心,只是在有些场合,尽管无法尽如己意,她也能配合得当,力护多方周全。
有人褒之情商高,有人贬之世故圆滑。
姜文曾中肯地评价过赵薇,“我们都叫她薇姐,她能把一件尴尬的事弄得不尴尬,挺能把事糊弄好。但她也不是那么圆滑,她挺理智的,能分析,人家这点本事和后天修养有关系。”
执着与放下
在活动现场,赵薇踩着细细的高跟鞋,红唇皓齿。活动结束后,她很快换上一身便装。访问开始前,她坐在茶桌旁专心煮茶,给每个人递一小盏百年普洱。
身边的人都知晓赵薇不享受镁光灯。她的心思不在“美”这件事上,尽管她觉得“现在比以前在意一些”。
电影占据了赵薇很大一部分精力。在她看来,拍片、表演,和读书一样,永无止境。她说,作为演员,对自己的表演“可能一生都不会满意”;作为导演,自己的电影产量也不高。赵薇习惯慢慢打磨,希望兼顾商业和艺术追求。即将开拍的一个剧本修改两年多,她说,每部作品都打着自己的名字,“得为你的名字负责任。”
前些年,赵薇也喜欢在微博写些文字,发些感慨,如今几乎看不到了。她对媒体的态度从“知无不言”到“真诚但有所保留”。
阅历教会她“怀璧慎显,博识谨言”,在闪转腾挪间拿捏分寸。这是赵薇的修行。
很多明星的微博同样规规矩矩,无外乎自拍、广告、公益,走心的文字几乎绝迹。对他们而言,微博是秀场,亦是战场。
微博暂停更新的一段时间,赵薇在另一社交网站更新动态,配了一张吃苹果的照片,发文道,“世界上最冒险的事情,就是可以健康安全地过一生。”
她打球、游泳、读书,觉得“一切都需要更新了”。赵薇很少做梦,脑子“常常挺空的”,她不会让负面情绪停留太久,“不是那种心事重重想这想那的”。
“当你发现没能力解决它的时候,也不要跟自己较劲啦,因为生活还是很丰富的,你通过一些别的方面排解呗。”她自我开解道,“有时碰到很多问题,并不是你不够小心,不够仔细,不够精明,应该碰到的事情有时候就会碰到,但是只要用正面的态度面对它,接受它,坏事也可以变好事的。”
赵薇的微博简介只有两个字,“感恩”。她提醒自己,不要觉得所有的东西都是应该的,“好的坏的都要谢,不知道谢谁也得谢。”
“现在可以用平静来形容你吗?”我问她。
“也可以吧……比较好的词你都可以随便用。”她顿了顿,三分调侃,七分认真地讲。
机缘
访问正值晚饭时分,我们的聊天混合着普洱茶和烤肉串的味道,为了控制体重,赵薇小心翼翼地剃掉竹签上的肥肉。
“网易现在怎么样?”赵薇突然问我,眼里露出好奇。她的好奇让我停止咀嚼,我有些吃惊——她是我所有过往的采访对象中,第一个反问我供职单位的艺人。
好奇可以使个体对外界保持敏感。赵薇说,“我从来都是不懂就问的人,不会装得很高深。”
身边的工作人员也觉察到这一点。化妆间化妆的功夫,赵薇和同事聊起“黑洞”,聊这个圈子的种种。“我们公司的同事不是很八卦,最新消息我不问,他们也不告诉我。”赵薇朝对面的同事努努嘴,她不想失去掌握最新资讯的机会,“很多突发事件都是社会现象的一种折射。我就很想了解‘为什么会这样?’”
赵薇目前关注的一切,几乎都与创作有关。大部分时间她都用来看片子,保持对行业的深度关注;她看剧本,涉略当代作家的文学作品,即便托尔斯泰锤炼的文字会治愈她偶尔泛起的浮躁。
赵薇少有地摁下暂停键,三年没碰摄影机,也没演过一格画面。蛰伏的阶段,电影节红毯上更容易看到赵薇的身影。她先后参加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东京国际电影节,并担任主竞赛单元评委,红毯地位与过去相比不可同日而语。她还和苏有朋合作成立一本影业,深耕影视领域。
为了保持创作的原动力,她也尝试之前未涉足的领域。2018年末,田壮壮导演和赵薇合作《求证》,两人在话剧上都是第一次,都带着点孩子似的天真。每天至少排九个小时,赵薇戏谑道,那个月讲话太多,舌头都瘦了。
公演第二场是个“小小的车祸现场”。原本三个人在台上,结果有个演员上场前穿错衣服,只剩赵薇和同伴,舞台灯也亮了,他俩就“像雕塑一样”,在台上一动不动地站了一两分钟。
即便如此,她已然很开心。赵薇谈过做话剧的意义,“如果还想继续创作,就不停地经历第一次,不停地刺激你的心。”
赵薇关注当下,对鲜活的人和事饶有兴趣。她选择积极加入这个时代。
在作品产出的“空窗期”,《中餐厅》成为赵薇在电视上的主要出口。这档节目是赵薇参加的第一次真人秀。节目的风格清新,带点文艺浪漫。她设想的画面也是如此:三五好友在异国他乡的海边,经营一家餐厅,喝喝咖啡聊聊天。
结果开机后发现,被PPT“骗”了:每天面对几十个客人,五个人早起开工,一直干到打烊,洗碗、擦地、搬食材,忙到没空插科打诨。类似的情节枯燥无味,大多被剪掉了。有时导演会突然在对讲机里提醒他们,“大家说说话儿啊,别全都闷头干活。”
好不容易能歇会,连玩儿的心思都没有。结果导演组来电话了,“你们出去玩会儿,素材不够啊。”五个人只能强打精神出去玩。
节目录完后,赵薇至少半年没碰过铲子,“看到厨房就怕”。
第二季《中餐厅》,作为保留店长的赵薇需要帮导演组联系嘉宾,“我根本只能骗他们,”舒淇就是这样被骗来的,“一拍完舒淇都‘疯了’,说你骗我,你告诉我喝喝红酒,吃吃火腿,小镇上没有人。”
看第一季回放时,赵薇怎么看自己都像个偷吃的厨子,“真胖啊这大姐,肥头大耳”。她一贯敢于自嘲,这股直爽劲儿为她俘获了一批年轻拥趸。由于拍得太真实,她还央告节目组,“把骂黄晓明的镜头剪掉一点”。
对于网传缺席最新一季的《中餐厅》,粉丝们有些失望。但对善于转换跑道的赵薇而言,有些机缘已了,有些机缘已到。
本文系网易娱乐原创深度栏目《娱乐FOCUS》(聚焦)出品,由主力记者和编辑共同打造,直击娱乐圈各种内幕,解读热点事件和人物。
(责任编辑:admin)

回复列表(0):

加载下一页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