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私家侦探生活:养20辆车 只接受合法夫妻调查-热点资讯门户


首页>>独家>>上海私家侦探生活:养20辆车 只接受合法夫妻调查回复

上海私家侦探生活:养20辆车 只接受合法夫妻调查

看(953195) 稻谷新闻综合 时间:2019/08/31 11:42:41
A+.A-
图片
8月31日消息:在普通百姓的想象中,他们是无所不用其极的“神秘人”;在客户眼里,他们是一堵会说话的“墙”;在调查对象心里,他们则是“侵犯隐私”、拆散婚姻的“帮凶”;在朋友圈中,他们又是必须设防的“泛泛之交”。私家侦探,一个从未得到过法律认可的行业,却因为广州首家正式注册的公司于上周被相关部门查封,再度引发人们的关注。究竟是什么在支撑着这一行业?他们中,是否又存在现实版的“福尔摩斯”?游走在黑白之间的侦探们又是如何看待自己的未来?本报记者几经周折,终于联系上一位从业八年、正在为“漂白”身份做准备的行业元老“李总”。
运作模式
“我对外的身份是投资公司的老总,只有去过我公司,特别熟的朋友才知道我真正的主业是开调查公司。”起步:一年半赚了30万元。由家事律师推荐介绍,记者在九亭的一家咖啡馆外,见到了开着宝马而来的“李总”。和记者想象中的私家侦探形象完全不同,在这个行业做了8年的“李总”,并没有帽子眼镜之类全身武装。相反,四十岁开外的他保养得相当“精致”,皮肤光洁细腻,从头到脚包括腰带,全身都是世界一线品牌,手里拿着一部法拉利手机,举手投足间透着股“成功人士”的气场。
与光芒四射的穿着相比,“李总”的声音却带着知性感:“我对外的身份是投资公司的老总,只有去过我公司,特别熟的朋友才知道我真正的主业是开调查公司,也就是你们平常说的‘私家侦探’。”在从事调查员之前,“李总”服过役、干过社区户籍警。2001年,一位南京的朋友带着他去工厂“蹲点”当卧底“打假”,短短一年半时间里挣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30万元,随后他迅速辞了月薪2000元不到的工作,跟着朋友从南京来到了上海。“李总”向记者回忆了初入行时的“如鱼得水”:“到了上海的调查公司,我跟朋友两个人承包了外遇取证和知识产权打假两块业务,外遇取证基本上两三天就能交掉一个案子,公司看我们速度太快开始压价,原本5万元一笔的案子压到3万元,把我俩的底薪也抽掉了,我们决定自立门户单干。”“我给他们定下的规矩是,只查跟婚姻外遇有关的内容,其他看到的、听到的一律不许录。”
原则:只接受合法原配的“活”
2004年下半年,“李总”在上海注册成立了一家商务咨询公司,亲自挑选、雇用了20多个调查员。“我们所有的调查员都不对外招,必须是当过兵,身体素质能够适应全天候‘盯人’的高强度;而且没有犯案前科,另外,即使是最初级的调查员进公司也要缴纳5万元以上的押金,组长级别的要缴8万元到10万元,防止他们向调查对象、竞争对手买卖信息。”另外,只有主任或经理级别以上的调查员才有资格直接与客户接触。一般的初级调查员包括组长只负责跟踪取证,“我给他们定下的规矩是,只查跟婚姻外遇有关的内容,其他看到的、听到的一律不许录。”与之前网络上搜到的“有活就接,什么都能查”的私家侦探公司不同,“李总”直截了当地告诉记者“二不接”:“调查外遇,我们只接合法婚姻‘原配’的‘活’,不是合法夫妻关系的我们不查,经验告诉我们,这里面的是非已经超出一般的婚姻矛盾,之前出过事情,有人通过我们拿了证据去讹诈、威胁调查对象。还有国家工作人员的‘活’我们不查,我们不能把自己‘绕’进去。”
记者了解到,“李总”的这家调查公司除了外遇与知识产权打假,还承办保镖业务,在他公司的宣传册上,沪上一位著名脱口秀明星被几位保镖簇拥的照片被刻意放大了不少。  “每台调查车里都会安装一个仪器,美国的警察用的也是这个设备,但是只录画面不录声音。”
调查:录像只能给客户看
除了“二不接”,“李总”对记者问到的“神秘监听设备”颇有点哭笑不得:“你们肯定都收到过匿名广告短信,说可以复制一张一模一样的手机卡,对方发的短信和电话内容都能知道。这是骗你上当的第一步,千万不能相信。”原来,“李总”接待的客户中就吃过类似的亏:“之前有一个客户怀疑她老公有外遇,收到广告短信后就把老公的手机号码告诉了对方,但她不知道市面上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设备,那是对方下的‘套’。接下来,她果然被对方抓住软肋,威胁她要是不给‘封口费’就打电话给她老公暴露她的怀疑。”那么,调查员都用些什么“秘密武器”?记者在“李总”的宝马车里注意到,主、副驾驶座前安装了一个“小黑盒”,专业用语称作行车记录仪。“李总”介绍说:“每辆调查车里都会安装一个仪器,美国的警察用的也是这个设备,但是只录画面不录声音,画面上显示开始录制的时间,精确到几点几分几秒。我们的调查员录到调查对象的车牌,开车去了哪里,在户外做了什么事情,基本都靠这台机器,但全程的录像只能拿给客户看。”“除了行车记录仪,那会不会去查被调查人的通讯清单?”“李总”绕不过记者的追问,叹了口气,只好回答:“我们一般不建议查婚姻外遇的客户去拉电话清单,因为电信公司不可能帮你查清单。如果客户执意要求,我们会打电话给固定合作的电脑‘黑客’,提供给他们对方的手机号码、身份证号码等等,他们一般在两三天时间里可以破解一部分电话清单,但要价很高,因为破解过程几乎不能休息。”
“李总”表示,跟踪调查对象,还是实证更为直接,一般情况下,他会安排两台车,一台车两个调查员,四个为一个小组,跟踪期间由组长统筹。看见调查对象下车进出餐饮、娱乐、写字楼、俱乐部等场所,往往这时是一男一女两名调查员跟着进去。“开辆宝马跟着调查对象去高尔夫俱乐部,保安敬个礼就让你进去了,要是开台QQ,人家油门一踩,你肯定跟丢!”
配置:养了20辆车
言谈之中,“李总”并没有避讳收费的门槛:“在我这里,一笔单子最低也要2万元,而且只能查到大概。”“李总”所说的“大概”只是汇报给客户,怀疑的调查对象是否“在外有人”,至于具体姓甚名谁,还要看客户是否要继续追查下去。“我们的确是看人收费,‘一搭脉’基本也就知道你有多少经济实力,这些年看也看会了。”说起收费,“李总”的眼神终于有了市侩的意味:“一些朝九晚五的工薪阶层找上来,我手下主任级调查员就会建议他们按天收费,一来是节约成本,因为打包价的确很高,一单基本在8万元-10万元。二来,工薪阶层的调查,活动高峰是周五晚上,最多再盯个双休日,他的生活圈、朋友圈,最近在跟什么新的人接触,花五六天时间,大致情况基本都掌握了。”然而,即使是按天算,一天的要价也在3000元。对此,“李总”向记者算了一笔账:“我开这家调查公司,养了20台车,招了近30个调查员。里面有一般的车,更多是保时捷、宝马、奔驰。而且不论单子大小,我都配两台车四个人24小时盯着。”在“李总”眼里,上海是繁华大都市,找到他那里的人,生活条件一般都不错,开好车、开豪车是他们身上的一个共同特点。用他的话来说:“开部宝马跟着调查对象去高尔夫俱乐部,保安敬个礼就让你进去了,要是开台QQ,人家油门一踩,你肯定跟丢。”
运作瓶颈
“我本人包括几个可以直接接触客户的主任调查员,都觉得这个记录很不幸。现状:调查对象从未“被冤枉”。开了这家调查公司以后,“李总”每年大约接200个婚姻调查的“案子”,客户的男女比例大约为5:100,目前为止,还没有查到调查对象是“被冤枉”的结果。说到“一查一个准”的记录,“李总”脸上露出一番苦笑:“我本人包括几个可以直接接触客户的主任调查员,都觉得这个记录很不幸。但凡找上门来的女性,见到她们的第一眼,对我们说的开场白几乎一样,就是这么多年没认清人。”“做了这么多年,我本人包括手下的调查员对婚外恋都已经免疫了。”说到职业感触,“李总”的口气开始变得沧桑:“你想象不到,见一个客户,就要给她们提供一包纸巾擦眼泪听她们的哭诉,我们现在被人称为婚姻强拆所。”事实上,相比前几年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让调查员查外遇的做法,“李总”目前已经谨慎了很多。“有一天,几个声称是某某老板手下的人冲到我办公室来,说我跟踪他们老板,破坏他的家庭。说来还是那个客户太暴躁,当时签了保密协议,我们公司跟客户本人都不能把调查的事情泄露给双方以外的任何人。谁知道,她拿到资料以后回到家立马向她老公发飙。”后来,“李总”一口咬定没有把“证据”备份,经过一番折腾,才算躲过一劫。此外,看似阅人无数的“李总”曾深为“婚姻强拆”的说法苦恼,不知道怎样善后:“离了婚,有的客户经常半夜三更还哭着打电话给我,为了这个,我太太跟我不知道吵了多少回。没办法,毕竟曾经是自己的客户,我们的业务又不能做广告,只能靠口碑。”“李总”说,调查员对于客户而言是一堵安静的“墙”,他们内心隐涩的苦楚无法向担心他们的家人倾诉,无法向身心尚未健全的孩子倾诉,“不可外扬”的“家丑”自然也不愿告诉朋友。这时候,“收人钱财、替人办事”的服务关系往往令他在心里有些不上不下的勉为其难。  “如果你还想挽救,我们可以想办法查到第三者的资料,帮你离间他们。”
改变:“挽救方案” 挣双份钱
2005年-2007年,“李总”开办这家调查公司之初,经手的外遇取证,90%以上在调查员找到实证以后都离了婚。为了消除自己的“心理压力”,“李总”推出了挽救婚姻方案,“我们到了一定阶段会问客户,你是不是真的想离婚,如果决定要离,那我们就帮你搜集离婚用的证据。如果你还想挽救,我们可以想办法查到第三者的资料,帮你离间他们。”
在一次接单后,“李总”花了时间通过跟踪发现一位与“原配”老公有不正当关系的女子同时还在与另外三个“老板”交往,这对“原配”来说无疑是“好消息”。在调查员的“通风报信”下,“原配”带着自己的老公假装在某商场与那名陪在某老板身边的女子巧遇。意识到这名女子对自己“不忠”后,“原配”的老公恼怒的同时已经心生悔意。“我们给客户出挽救主意,除了一些离间的‘证据’,无非还是站在旁观者理性的立场,告诫他们要多与自己的先生或者太太交流,保证一个星期至少一起外出两次,不要觉得婚姻就是座死气沉沉的坟墓。” 当记者询问“挽救方案”是否属于额外收费时,“李总”眼里开始绽放出得意的光芒:“当然了,而且‘挽救方案’要比初期查证要贵,基本在20万元左右。至于效果,那得因人而异。有的外遇已经多年,要瓦解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情。”看到“李总”得意地介绍自己这几年思想的转变时,记者不禁怀疑制定“挽救方案”的初衷。对此,“李总”的回答让人一时间分不清他的本意:“你说我是义愤填膺也好,是挣双份钱也好,我都不否认。我只知道,这么些年干下来,我也觉得婚姻本来就是人家两口子的事情,可我已经入了这一行,有时候也在想这么查别人是不是很缺德。”说这话的时候,“李总”的脸上一片寂寥,他说自己缺乏社会认同感:“做调查员以前,我还有挺多朋友。后来,越来越多人知道我是干这个的,基本上都开始疏远我。我的朋友圈基本只剩下‘客户’。有一次同学结婚,婚宴上面大家都在问各自在做什么,有一个跟我比较熟的同学一时嘴快抢在我前面,跟大家说我无所不能,要查家里的事找我就行。当时大家的吃惊,让我很尴尬,到现在都记得很清楚。”即使想通过客户多认识一些朋友,得知“李总”的真实身份后,那些人在有“李总”的场合,几乎不会对他谈起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他在这个“灰色地带”被“神化”的同时,也舔舐着“不光彩”的孤独。对于未来,“李总”说:“公司的‘客户’源现在也比较稳定。我准备再干5年,给自己找个‘接班人’,专心做我的投资生意。到时候,我可以名正言顺地介绍自己是投资人。”
(责任编辑:admin)

回复列表(0):

加载下一页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