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音乐人的故事:DJ宋舒——他也算是音乐人?-热点资讯门户


首页>>独家>>我和音乐人的故事:DJ宋舒——他也算是音乐人?回复

我和音乐人的故事:DJ宋舒——他也算是音乐人?

看(953216) 稻谷新闻综合 时间:2019/10/05 09:45:29
A+.A-
图片
10月5日消息:他也算音乐人?没错,就是这一位,截至十一长假结束,他主演或参演的电影票房已达50亿,已经被冠名“50亿先生”的黄渤。
他的确可以称为是音乐人,唱歌出身,还会创作,可是没有红过;做过舞蹈老师,学生桃李满天下;他学的是配音,但很多人并不知道他的专业;他也曾做过小老板,工厂效益还不错。就像导演陈可辛所说:“我觉得黄渤的脸很有故事”。1991年就出道,直到2006年《疯狂的石头》才被大家所熟知的黄渤,的确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1991年,17岁的黄渤完成高中学业。没能如父母之愿迈上美好前程,黄渤却不自卑怯懦。年纪轻轻,他拥有一大堆参加各种歌唱比赛的获奖证书,早就靠去餐厅驻唱挣钱给自己和父母花,除此之外,他还是一家小健身馆的舞蹈老师。那年黄渤在青岛已经小有名气,而为了将唱歌的梦想坚持到底,他邀请了3个人,组建了一支名为“蓝色风沙”的乐队,两男两女,其中一个女孩就是后来成为黄渤妻子的小欧。
这样一支“蓝色风沙”乐队,开始在中国大陆的版图上飘荡,南下广州深圳,北上大兴安岭。他们没有清晰的目标,往往在一个地方呆烦了,就打开地图,寻找下一座城市。
因为太年轻,所以无畏也无知得可以。他们来东北演出,竟打着“香港三星演唱会”的招牌,用中粤普通话唱郭富城的粤语歌。有队员还敢剪了齐秦唱《狼》的那款经典发型,然后大言不惭的对观众说:“我是来自台湾的齐秦”。
据说,黄渤和他的“蓝色风沙”乐队还曾经来过哈尔滨,结果演出结束后,坐公交车被人认出来了,责问他们香港的明星怎么还坐公交车。黄渤只好以“领略冰城风光”搪塞过去。
而这段经历,无疑是让他过早成熟的催化剂。他们遇到过骗子,请他们吃饭,点上一桌豪华大餐,期间以手机没电为由借了他的手机,转身消失;南京有人请他们过去演出,许以每场2000元,结果去了只有几百块,结完宾馆的费用,身上只剩下几块钱,山穷水尽之时,靠着当地一位曾经同台但并不熟悉的朋友才摆脱困境。
对年轻的黄渤来说,这种近似流浪的生活,确实是一种“领略风光”,他如此近距离地接触到中国最真实的生活面貌,触碰到底层社会的精神内核:悲苦与温情交织,穷困者与暴发户同在。他们度过了无忧无虑的自由人生,也过早尝到了人生的苦闷。有次在东北,有个喝醉的听众,非要逼他唱《青藏高原》。黄渤明知自己飙不上去,也依然在嘈杂的歌厅里,声嘶力竭地喊。
那时候,黄渤并不知道,这些混江湖的经历,多年以后会成为自己演戏的一个经验基础,“比如说黑社会老大,你让一个从小娇生惯养的人演黑社会老大,他不知道怎么样,只能瞎演。但你骗子见多了,实际再碰到这类人物,脑子里一下就蹦出来,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
他和队友们不断转场,闲暇时也自己写歌。他幻想着给郭富城写,给王菲写,写出来,寄到唱片公司,石沉大海。
后来,黄渤去了广州,签了太平洋影音公司,公司的毛宁和杨钰莹那会儿多火啊,但是再风光的人也终会黯淡。黄渤见过那些红火的明星有多红火,也见过那些没红的人有多努力,都看得多了,也就淡然了。
之后,黄渤和满文军、周迅、朴树一起跑场,长得不好看的他一个晚上也能挣200块,可以在北京过上小康的日子,但就是红不了。某一天早上醒来,上完厕所后,他突然觉得很没劲。“这种日子,就像把青春扔进马桶里,‘哗’的一声,一天过去了。我的青春就这样一天天‘哗’地冲了过去。”1996年,和黄渤一起混的那些歌手都红了,而黄渤则打道回府回到了青岛。
“我过早地成熟了”,多年以后,黄渤这样回忆自己的人生。
走在红毯上,黄渤看着巩俐等明星耀眼走过,这让他有些飘忽:“唱歌七八年没做到的事,电影只用了十来天就做到了。”
如果说“丑”是黄渤可以扮演出来的,看似“憨傻”的形象跟黄渤就更不沾边了。正好相反,按管虎的说法,黄渤“每个毛孔都透着聪明”。
在演艺界,黄渤是罕见的一个没有一句差评的人;在一个闹闹嚷嚷的场合,他的眼睛能轻易把每一个人都“照顾”到。
黄渤对周遭的人和事物,有一种过分谦逊的态度。这或许与他的经历有关,见过太多的大起大落,经历过很多高山低谷,世界曾慷慨得给予丰厚馈赠,却又转瞬间重新夺走。
实际上,没有人会单纯到认为银幕下的黄渤憨傻,人们只是喜欢这种姿态。在以往,明星、名人多给人高高在上的感觉,到今天依然如此,但可接近的人变得越来越受欢迎。
黄渤自称有服务性人格,让媒体有的写,让观众有的笑,大家都快乐地把活干了。他比以前任何一个阶段,都明白观众的意义。
而观众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明白黄渤的意义。
(作者:锋尚958)
(责任编辑:admin)

回复列表(0):

加载下一页回复